星期一, 四月 14, 2014

黄金十年:侨丰天下

黄金十年:侨丰天下


或许,公司虽然不是直接享受到兴业资本的赚益,真正的收入只有来自它的股息,不过,侨丰控股手持大笔现金,目前养兵蓄锐,仍然在等待机会。

上星期才说了4月4日,本期见报的日期,一样是不大吉利:14-04-14。

不过,既然上期已言明我们百无禁忌,所以数字重现我们一样不大理会,也无需再做文章,不过我们由此联想到技术分析。

相信数字代表某种玄机的人,着迷于数字运作,所以只要有数字,他就有解释,乃至于风水、时辰亦然。

这和我们相信基本分析的人格格不入,相信技术分析者也是如此。基本上我们不大理会技术面,不过还是有许多技术派的好友进行相劝。

他们认为,就算是基本面为核心分析,在决定买卖时,如果参考技术面,可在股票超买、超卖、徘徊时刻进行不同的进场或离场策略,增加回酬率,何乐而不为?

马股挑战历史高点

这和风水时辰数字同出一辙,精于此道者如五行运算,如何相生相克,趋吉避凶,何乐而不为?

所以,关于上周的数字清谈,我们本周只有一点补充:我们不尽相信,但也不嗤之以鼻;反而,任何在这些领域有所成就的人,我们都给予尊重,毕竟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我们不接受,有时只是自己肤浅而已,不代表他人不行。

近来美国股市相当不稳定,有时一天波幅高达2%,让我们不自觉的担心它会向下调整。

马股何其不是这样,近来股市很接近历史高点,因此许多股项蠢蠢欲动。

不过,大家也十分担心万一挑战高点失败,下行的风险,因此观望者更多。看来,不是“旗”在动,是“心”在动。

股价被低估36%

在2013年财政年,我们发现侨丰每股净资产已增至2.68令吉,不过由于它大部份的价值来自兴业资本股权,所以许多投资者不愿意买入,因此价钱仍然徘徊在1.60-1.70令吉。

而它一直认购兴业资本的股息再投资计划,目前已持有9.91%的股权,兴业资本的股价也已增至8.40令吉。

此外,2013年公司营业额只有6千万,拜兴业资本的贡献,净盈利却达1.95亿,或是每股20仙,派息7.5仙。

或许,公司虽然不是直接享受到兴业资本的赚益,真正的收入只有来自它的股息,不过,侨丰控股手持大把现金,目前养兵蓄锐,仍然在等待机会。

随着其资产的一直增加,公司股价如果不一致行动,折价将越来越大,目前的1.72令吉,折价36%。

迟早会被重估

在目前这种市场,股价被低估的实力派公司,迟早会被重估来反映其真正价值,不但如此,我们也不妨想想,如果兴业资本一路上扬,一、两年后会是什么光景?

股东大会近了,到时可以打听一下黄氏会有什么动作,因此买进。

不但如此,我们也趁还有点钱,买进侨丰的另一家公司1万股,侨丰创投(OSKVI,每股62仙),以及它的凭单2万股,每股18仙。

看来我们虽然有意进军种植股,不过一些股项继续以诱人的价值逼使我们改辕易辙,没增加到油棕业的投资。

从没让股东失望

我们前个星期买入的O股,是侨丰控股(OSK),今年我们似乎对OSK的股项特别喜欢,买了又买。

继侨丰产业(OSKPROP),我们买入辟捷控股(PJDEV)及其凭单,然后买入侨丰控股(OSK)。

这都是健诚的主意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他爱上了侨丰集团呢?

原因就在其掌舵人丹斯里黄宗华,我们在2月时曾介绍过他。

卖掉侨丰投资银行,果然是明智的选择,这为他制造了卷土重来,再战江湖的机会。

两间产业公司互瞄眉头

他旗下的侨丰产业和辟捷控股,正经历历史性的盈利,想来我们还真有点后悔卖掉侨丰产业的凭单。

我们这期看看他的心头最爱,侨丰控股。

我们记得丹斯里在卖掉投资银行时,曾慨慨而言,二十年来OSK从没让股东失望,也没错过派息,因此,他希望股东们再次投他信任票,让他率领股东再攀高峰。

我们向70岁高龄,不过野心和理想却如30岁的丹斯里致敬。

一年下来,其两间产业公司率先开跑,互瞄眉头。

2012年没了投资银行之后,换来2.45亿单位兴业资本(RHBCAP)的股票(当时估价7.22令吉)和2.085亿令吉现金。

当时侨丰的净资产约每股2.40令吉。之后丹斯里进行了一次全面收购,出价1.68令吉,时至今日,其股权高达38.5%。

【免责声明】
除了股票基本面,本文内容纯属虚构,所有提及股项纯属学术上或经验上的建议,读者若有兴趣投资,应该自行深入研究或询问股票经纪才决定,盈亏自负。
我们鼓励通过正确的投资方式创造财富,文中的建议,都有一个完整的买卖纪录。
我只有5500033.5cents的pjdev-wc,紧捉不放



星期四, 四月 10, 2014

玉楼金阙:顾客至上VS反客为主‧陈金阙

 

玉楼金阙:顾客至上VS反客为主‧陈金阙
 
朋友劝我不要写这篇评论,原因是写了效果不彰,反而因为“笑果”,得罪了双方。
 
不但如此,写这篇文章以后,可能读者还是理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 
反正本周没什么突发的重要事,反正心里有话要说,反正是双方的小股东众多,我也是其中之一,偶尔让读者吃一些容易消化的快餐,不必期期祭出重量级评论,轻松一下也好。
 
有经验的老板教我们做生意,要以服务顾客至上,希望顾客满意,才会回头继续向我们购买产品或服务。
 
如果有顾客不满,我们要细心聆听,诚心改过,用心经营,不然,走了一个顾客事小,服务不佳的传言一传出去,名誉损失可大了。一些顾客甚至会向当局或消费人协会投诉,要老板还他一个公道。
 
不过,也有一些老板告诉我们,一些顾客是来找碴的,或者是利用“顾客至上”的口号,反欺凌老板。
 
双A争议争级
 
遇到这些反客为主,或喧宾夺主的顾客,老板要不自叹倒霉,就是横了心,与之斡旋到底。
 
日常生活中,比较常见的例子是屋主不小心租给恶房客。
 
我们要讲的主角,就是双A:大马机场控股(AIRPORT)和亚航(AIRASIA)。
 
随着klia2启用在望,双方的争议升级,身为小市民和小股东的我们,见到两者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久久无所适从。
 
如果说顾客至上,亚航可是一口气憋到了心头。
 
亚航一直无法认同klia2是廉价航空终站(事实上的确不是),而且对klia2“准时”在5月2日启用没什么信心,所以一开始发狠话说不搬。
 
之后得不到当局的支持,就软化要去找首相帮忙(哦,不是评理),这如同顾客找仲裁庭一样。
当首相不施援手时,预料它只好就范。
 
只是,我们相信它们还是会以klia2还没准备好以及安全的理由为主,保留万一对公司的航班或飞机有不良的影响时,将起诉机场的权利。
 
事先张扬 预留后路
 
在亚航的立场,机场控股对自己独家垄断的势力有恃无恐,完全不听亚航这提供80%业务的顾客的心声,真是欺人太甚。
 
至于机场控股,可又有另一番诠释。
 
它花了约40亿令吉来建筑klia2。
 
在众目睽睽至下,承诺绝不再延迟,5月2日铁定开张,哪里知道最大顾客不但不支持,还声声置疑。
 
因此,它决定把LCCT关闭,一劳永逸的解决飞机该停哪里的问题。
 
不过,它还是网开一面,在5月9日关闭LCCT,而非klia2开张即日。
 
没想到遇到亚航这个“恶房客”,驻惯了LCCT,不愿意搬了。
 
对它来说,LCCT是它的,只要安排好另一个场地,随时可以关闭,怎容用户决定?这顾客也太嚣张了!
 
所谓国有国法,民不与官斗。
 
首相既已出声,亚航想不搬也难。
 
再者,地方是机场控股的,其他单位如移民局、关税局、卫生部,甚至是警方皆同意搬迁,LCCT如同荒地废墟,亚航如何自理所有乘机程序?
 
对官方保证没信心
 
因此,丑话说在眼前,让公众知道它为什么不搬,在顾忌什么,万一好的不灵丑的灵,它才有索赔之地。
 
大马政府应该好好检讨,为什么民间商务对官方保证没有信心?
 
从飞机失踪事件、东马掳人事件,证明政府在出问题之后,担当责任方面很有疑问,因此亚航也是心惊胆跳。
 
万一出了什么纰漏,机场控股千方推搪,那它该怎么办?所以,亚航事先张扬,如果之后一切正常,没事就是好事;不然的话,它可是有先见之明喔!
 
陈金阙 专业财务规划师


 

星期五, 四月 04, 2014

玉楼金阙:一位投机者的告白‧陈金阙

玉楼金阙:一位投机者的告白‧陈金阙


2014年3月1日,星期六。我接见了一位投机者。
由于工作上的需求,我会为形形色色的人做财务规划。
需要财务规划的人,不代表他很有钱或很穷,只代表他希望通过一个正式的计划,让将来的生活更有规律,或更能面对未知的风险。
但怀疑主义者往往提出更多的问题,来置疑规划之后是否真的可以一帆风顺,因为风险就是这么不能预测,而且任何事情都少不了一个无法避免的可能———意外的发生。
但是否因为未来的不可预知,以及意外的不能预测,我们就放弃规划呢?这是悲观主义者的想法。
回到我和这位黄氏的对话。
其实他人比我聪明,也比我富有,投资选股更比我高明。
之前他也提过上述的问题,我尝试用另一个角度来回答他。如果要为人师,必须比人更聪明,那么世上将没有老师矣。
各位皆在学校读过书,如今出来社会工作,医生律师或工程师比比皆是,不都比为人师表更出色?那么,老师因何存在?
解惑者,师也。不是每件事都要以金钱来做比较的。明者自明,清者自清。

洗心革面从心改变

黄氏在投资方面,是真有一手,不过,他也犯上一般人的通病,喜欢上投机。
投机者不会觉得投机有什么问题,他也会有千百个理由来为自己解释。不过,就好象神父听犯错者告白一样,他也喜欢找个可以信赖的财务规划来告白,或辩论一番。
我常常觉得,一个人要洗心革面,心的改变甚为重要。例如,要抽烟者戒烟,如他不愿意,是很难的。许多抽烟者不会在孩子面前抽,这就证明了他可以选择性的戒烟。
我小弟自中学起就染上抽烟恶习,劝也不听,25年后他忽然大彻大悟,自己戒了,不用家人罗嗦,这就是发自内心要改变的重要。
而在这天,黄氏告诉我他要戒掉投机这恶习,我姑且听之,不过,也很有兴趣知道为何他选上这个黄道吉日,同时在思想上有什么改变。

长期投资回酬更高

原来,不是黄道吉日让他改变,而是股神巴菲特最新的给股东信让他觉悟。
股神在最新的这封信中,再次提到了以价钱做买卖决定的投机心态,怎样都比不上长期投资的回酬(奇怪吧,一个投机份子怎会视价值投资为纶音?)。
黄氏的价值投资根底其实深厚,只是他不小心迷上了价差投资法(即低买高卖,高买更高卖,或卖高再买回低),却驾驭不了瞬息百变的局势,而高买低卖,屡战屡败。
这回股神的话,似乎打中他死穴,决定不再投机,但需要友人支持,所以找上了我。如果能够帮助他从新出发,我倒是愿意在旁敦促,协助他真心改过。
到底股神的新教诲里,如何能发人深思呢?下期有机会将详加叙述。而其劝告如能对黄氏如同醍醐灌顶,我也替他高兴,毕竟登彼岸,并不太难,肯回头,必能大有作为。

陈金阙 专业财务规划师
这篇有意思,下回我的时间quota够的话,也写写我的投机投资经历,怕是没甚麽人有兴趣看,但趁记忆还在,总是要写的,不然,这些年的投资生涯就要虚度了,哈哈。




星期五, 三月 28, 2014

玉楼金阙:建裕珍厂纠纷不断‧陈金阙

小股东告诉我,建裕珍厂(KIANJOO)是一只令小股东又爱又恨的股票。我深有同感,因为我也是小股东之一。
早在我成为小股东之前,就已耳闻这家公司的董事纷争,或者该说,施氏大股东过世之后,其后人分成两派,为了继承股权争吵不休。
于是,每年冗长的股东大会除了聚焦在公司业务,股权的口舌之争也占了不少时间。
所幸大股东的不和,并不至于败坏他们的祖业,十多廿年下来,公司仍然办到有声有色,隐隐然是业界的一哥,因此,我也买了少许,希望向专业管理层学习及获益。
在几年前,股权纷争再次带上法庭,被公开招标,结果被冠旺(CANONE)冷手捡到热煎堆,以1.65令吉买到32.9%建裕珍厂股权,这是2009年的事。
 
业绩逐年强化
 
之后失败的施家后人就扛上了冠旺。
在打了3年的官司,2012年,法庭才宣判冠旺胜诉,此时,建裕珍厂的股价已上涨到2.20令吉。
小股东以为接踵而来的是全购,不过冠旺似乎不急着增加股权,因为它已是单一最大股东了。
这当中,施氏当权时建议的红股和配售凭单被一一搁置。
不过,公司从2011年开始,每年50%股息(12.5仙,分两次派发)从无中断,大体上敌我双方虽然壁垒分明,却都不会拒绝从公司汲取适当的利益来充实自己的粮草和弹药。
而对冠旺来说,其收购成本随着股息相对的降低,十分值得。
小股东等不到一个很好的献购价,但也不可能以1.65令吉卖出,只有耐心的等待,尚幸公司业绩越来越好。
建裕珍厂股价也有所表现,12.5仙的周息率约是5-6%,还算不错。
 
不考虑其他献议
 
但是,大家也知道,如果不是股东纷争,以近年来消费股项表现出色,建裕珍厂早已攀上另一个高峰,不至于在10-12倍的本益比浮动。
甚至是冠旺股价也被它连累,纳入建裕珍厂业绩,其本益比只在6-8倍左右,2012年的盈利拜建裕珍厂的收购盈余所赐,每股盈利更是高达1.12令吉,股价虽然大有提高,却还不到合理价格。
令小股东大为不满的是,冠旺竟出了一招金蝉脱壳,在2013年11月,其执行董事徐启良辞去职位,和公积金局成立ASPIREINSIGHT,联手献购建裕珍厂,出价3.30令吉。
 
不考虑TTC献议
 
不过献议价不吸引人,因为之前一个月,建裕珍厂股价已到3.20令吉,看来会遇到施家和小股东的阻挠。
在大家猜测徐启良和公积金局如何出奇制胜,横里杀出了个程咬金,让小股东感到惊喜:来自日本的丰田富通(TTC)愿意考虑出价高达3.74令吉,如果建裕珍厂通过其精密审核。
几天后,建裕珍厂的董事局认为他们不能考虑TTC的献议,同时很不客气的要求TTC“参考有关于上市公司的收购条例”才来谈判,看来他们是很“认真”的考虑徐启良和公积金局的献议了。
不但如此,公司更在3月24日宣布,和ASPIRE INSIGHT签了买卖合约。
合约一签,公司将不和其他献议者谈判,同时也限制了未来的股息,看来,董事局抢在股东大会之前,和小股东及施家对上了。
(待续)
陈金阙 专业财务规划师

星期二, 三月 25, 2014

股价跌、业绩差、没派息 龙筹股前景暗淡

股价跌、业绩差、没派息 龙筹股前景暗淡

不管你把自己掩饰的多好,我绝不动心,从来不买龙筹股!


(吉隆坡24日讯)“龙筹股”股价跌跌不休,加上业绩不济、缺乏透明度和甚少派息,无一不令大马投资者望而生畏,龙筹股目前仍看不见曙光,短期前景料持续暗淡!
虽然大马投资者对龙筹股没有太大兴趣,不过大马交易所在去年杪仍迎来第10只龙筹股康尔国际(KANGER,0170,创业板)。
《南洋商报》根据马交所官网的业绩统计发现,除了甫上市无法进行对比的康尔国际以外,其他9只龙筹股截至去年12月31日止的业绩,都不尽理想。
股价方面,在10只龙筹股之中,9只股的股价跌破发售价,股价向上的仅有康尔国际。
详文请阅《南洋商报》
独家报道:刘颖欣

分享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